走在戰jian)耙摺鼻暗幕  襖先恕/h2>

在保定街道黃壟村有這樣(yang)一(yi)個(ge)人,看上去是“爺爺”,其實他只是一(yi)位“叔叔”,他就是黃壟村黨總(zong)支副(fu)書記蔣昌保。在連日(ri)來(lai)的疫情防(fang)控中,他始終站在最前線。

喜bu)丁奧遺塴鋇摹襖先恕/strong>

“我下去了呀jian)閉饈且 櫸fang)控以來(lai),蔣昌保對同事說的最多的一(yi)句話。在摸排(pai)中發現(xian)黃壟村王某是途徑(jing)武漢(han)返(fan)鄉的人員,他主動要求成為包保責任人,每(mei)天(tian)兩次(ci)上門隨訪,為王某一(yi)家送(song)去口罩等(deng)生(sheng)活(huo)用品。他總(zong)是喜bu)對諦Πqu)內(na)“亂跑”,樓與樓之間、戶與戶之間總(zong)能看到他的身影,口袋(dai)里的記錄本和筆是他的法寶,當大數(shu)據反(fan)饋有湖北(bei)、四川、雲南一(yi)帶(dai)返(fan)鄉人員,他總(zong)是第一(yi)個(ge)前往對象戶家中了解情況並(bing)做好記錄,他的筆記本密密麻麻的記錄者返(fan)鄉人員的信息(xi)和詳細情況。

“不(bu)喜bu)丁95的“老人”

前期,街道物資緊(jin)缺,每(mei)天(tian)只有兩個(ge)N95口罩給包保責任人到重點對象戶家隨訪使用,可這位倔(jue)強的“老人”偏偏不(bu)要,他說︰N95太(tai)厚了,戴著透不(bu)過氣,留給卡(ka)點值班人員,他們接觸的人員多,他們更需(xu)要。同事問(wen)他︰你不(bu)也在卡(ka)點值班嗎(ma)?他說︰自己值的是大夜(ye)班,接觸的人員少,用N95浪費。他總(zong)是有理由拒絕N95。

喜bu)丁斑 dao)”的“老人”

“大媽哎,出(chu)門要戴口罩哦”“大家不(bu)要聚(ju)集在一(yi)起(qi)聊天(tian)了,回(hui)家看看電視(shi)” 這是疫情防(fang)控以來(lai)蔣昌保在小區(qu)天(tian)天(tian)都要說的話,有時(shi)候一(yi)遍不(bu)行就再說一(yi)遍。這個(ge)“嘮叨(dao)”的老人嗓子(zi)啞了、吃(chi)藥了還每(mei)天(tian)不(bu)停的在小區(qu)的各個(ge)角(jiao)落(luo)里“嘮叨(dao)”。

在這場無(wu)硝煙的戰場上 ,這個(ge)花發“老人” 以自己的實際(ji)行動守(shou)護群(qun)眾(zhong)生(sheng)命(ming)健(jian)康,用自己的一(yi)言一(yi)行詮釋著一(yi)名共產黨chi)鋇某跣暮褪姑ming)。(張月月)

新助赢计划 | 下一页